科学家的风采

——记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两任总工程师

返回

作者:叶渭川


    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成立己近70年,是我国最早建立的雷达研究所,目前是我国最大的研究所,也是我国雷达发展的“领头羊”。纵观我国雷达发展史,该研究所有两任总工程师起到了关键作用。一位是张直中院士,一位是张光义院士。两人年龄相差18岁,所以所里同志们就尊称他们一位是老张总,一位是小张总。尽管老张总已驾鹤西游7年,小张总也步入耄耋之年,但大家仍称呼他为小张总,一方面是对他的尊重,另一方面也是对老张总的怀念。
    老张总1917生于浙江海宁,1940年毕业于浙江大学,1945年曾作为访问学者在英国一年。1951年分配到南京军委通信兵部第一电信技术研究所(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的前身)。1956年作为新中国首批归国家专家,曾在北京参加了我国12年长远科技发展规划的制定,并与毛泽东、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人合影。他是我国雷达的奠基人。
    重庆快解放时,国民党千方百计拉一批知识分子去台湾,老张总也名单之中。但他已看到的是国民党的腐败无能,所以他不愿意跟着去台湾,虽然当时他对共产党并不了解,但他相信,既然有那么多人都愿意跟着共产党走,肯定有其道理,今后的中国也一定会有希望!
    文革时期,他受到了冲击,被隔离审查。看管他的人怕他畏罪自杀,把他的鞋带、皮带、剪刀等等一切可能引起自杀的东西全都没收。我在游街的队伍里看到他时,是挂着牌子、拖着鞋子,提着裤子(人太瘦,没有皮带裤子就往下掉),其状甚是悲惨凄凉。
    事实正如老张总所料,文革结束了,真相被查清了,老张总仍继续从事他热爱的技术工作并且丝毫没有动摇他对党的信念。江苏省政协曾有意推荐老张总以无党派人士身份进入省政协高层,但他坚持信仰共产主义,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最终在他62岁时如愿以偿地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名普通党员。
    老张总长期潜心于雷达领域研究。他热爱科学、追求真理、治学严谨、勤于探索,热心培养新生力量,在学术上从不满足已取得的成就,为发展我国雷达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作出了重大贡献。1953年,主持试制成功了第一部国产中程警戒雷达。他负责了我国第一部大型超远程跟踪雷达的研制,他大胆采用了国际上正在开发的单脉冲体制,在1964年成功研制出国第一部单脉冲试验雷达。
    张直中率先在中国系统地研究脉压技术并结合到雷达上。提出了我国战略预警系统采用国际上正开始发展的相控阵雷达体制。他主持了前期方向性研究的超远程精密跟踪雷达和相控阵预警雷达,为我国发射中程和远程导弹、人造卫星、同步卫星起了重要作用。他还主持了机载脉冲多卜勒体制样机方案论证和技术攻关,并将多卜勒波束锐化和定点成像技术用于样机,取得较好的效果。他先后领导了多项技术的研究,取得了重要科研成果,并获得机电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国工程院科技进步奖,香港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及光华科技成就奖。
    他非常重视对年轻人的培养,1983年后,先后兼任北京理工大学、(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他很有爱心,文革中他把原住四间房的三间让给所里年轻夫妇住(我也是其中一户),他五口人则挤在一间,19口人用一个马桶,他毫无怨言,在他的谦让下,四户人家和谐相处十年;他还在并不富裕的条件下(女儿残疾“吃低保”),支助贫困学生多年;他还与医学院签下生后捐献遗体的自愿书。在群众中传为佳话。
    老张总始终紧跟世界新技术发展,即使在耄耋之年也未停止对新技术的研究。85岁参加第八届全国雷达会议,并做“干涉法三维合成孔径雷达(3D-SAR)的原理和实例”报告;88岁参加第二届中国合成孔径雷达会议,并做“合成孔径雷达(SAR)发展简况”报告;89岁参加中国雷达技术论坛会议,并做“合成孔径雷达(SAR)与逆合成孔径雷达(ISAR)发展概述”报告;92岁出席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举办的2009年中国雷达技术论坛会议。老张总十分重视学会工作,曾任中国电子学会常务理事(第二、三届),江苏省电子学会理事长,中国电子学会无线电定位技术分会主任委员。
    老张总出版了三本专著,都是用他手写稿出版的。出版第三本时,他已87岁高龄,当他拿出一大叠凝聚他多年来的研究心血的手稿时,电子工业出版社领导看了都十分感动,指示当事编辑尽快完成编辑出版。他这种活到老、学到老、笔耕到老的严谨治学和对知识追求的欲望使人敬佩!
    张光义,1935年生于四川泸州,1962年毕业于莫斯科动力学院。曾任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总工程师、副所长、科技委主任等职,是中国相控阵雷达的开拓者,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还曾担任我国863高技术发展计划专家委员会委员。
    他作为十四所总工程师,长期致力于新体制雷达的研究,从功能上来分,有大型预警雷达、警戒与目标指示雷达、目标引导与测高雷达、武器控制雷达、测量雷达、战场侦察雷达、气象雷达、交通管制雷达等。按雷达架设平台分,有地面、机载、舰载、弹载、星载等。
    他曾担任中国第一部远程预警相控阵雷达的主要技术负责人,填补了国内空白,标志着我国跨入了世界雷达研制的先进行列,成为当时世界上掌握该项技术的少数国家之一。该项成果于1978年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1984年获得电子工业部科技进步特等奖。2014年10月他入选了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的《20世记中国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信息科学与技术卷第二分册》。
    他十分关心学术交流,曾任南京市自动化与仪表学会理事长(现为终身名誉理事长)、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科协主席;现任江苏省电子学会、中国电子学会电子机械工程分会、无线电定位技术分会顾问,多次为上述组织做学术报告。他担任了国内四所重点大学的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积极为国内培养雷达科研人才。从1982年开始至今,先后给多期硕士生班和所内外科技人员讲授“现代雷达系统”、“雷达原理”、“相控阵雷达技术”等课程。
    他十分重视结合工作需要进行理论学习,重视知识的积累和总结提高,他主编了四本关于相控阵雷达的专著和发表了40多篇学术论文。对各种形式的相控阵雷达及系统中关键技术指出了解决方法和途径,既有理论推导又有实例分析。他的研究成果和学术思想对我国相控阵雷达技术的发展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其中他主编的我国第一部相控阵雷达专著《相控阵雷达系统》于1994年出版,1997年、1999年、2002年三次再版。近几年因年事已高,他组织年长专家著书立说,力争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我国长期积累的雷达研发技术和经验传给后人。他独著或合著的《空间监视相控阵雷达》、《雷达与探测》、《雷达技术丛书》、《相控阵雷达技术》、《相控阵雷达原理》均己出版发行。
    张光义具有博览群书、善于学习总结的良好素养,使他的研究领域总是具备前瞻性、先进性。由于长年读书和写作,用眼过度,积劳成疾,他左、右眼视力都很低,但为了祖国雷达事业的发展,他戴着一副1550度的近视眼镜,仍在办公桌前,在电脑屏幕前,孜孜不倦地工作和学习,他是用他的近视眼换来祖国的“千里眼”(雷达)。
    张光义具有科学家的谦逊的高贵品质,他助人为乐、和蔼可亲。他的博士生这么形容他:“张院士是一位学者、仁者、韧者,不光有广阔的胸襟,卓识高远,而且还是位虚怀若谷、虚心好学、礼让后生的前辈,这么好的人值得当作父亲去尊敬、去爱戴。”张光义为人正直坦荡、生活简朴、品德高尚,平易而朴实。他对大家一视同仁,没有“架子”。他治学严谨,学术道德高尚,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他每写一篇论文,每提出一个论点,都要深思熟虑、反复推敲,并认真听取别人意见。
    耄耋之年的张光义依然锲而不舍、雄心不衰,始终马不停蹄,革故鼎新,继续为发展我国雷达事业而奋斗!